火烧崇福寺

2021-02-19 09:51  阅读 3 views 次

崇福寺一场大火足足燃烧了三天三夜,寺院僧人逃得无影无踪,剩余下一片焦土,让人惆怅莫名……。
处县城西五十里,有散居农舍,田园山丘,丛林茂密,多山地河流。
三湾河淙淙流淌,流去的是血,淌去的是泪,留下的是先人艰难辛酸的足迹……。
历史的轮子,转到大清朝,津门码头,开来了洋人的轮船,一帮趾高气扬的洋人,嘴里叼着雪咖,仰视天空,傲慢地迈动直脚杆。
噔噔锵,噔噔锵,洋枪,洋鼓声傲慢。
朝庭服软了洋人,割地,赔钱。母太后懊悔不已,好不该信拳匪能刀枪不入。弄得园子也让大火烧沒了。亲信大臣们说话了,这帮该死的拳匪,大清朝让他们给弄的国将不国了,太后请即下旨,剿灭这帮祸国的拳匪。
王五爷已被朝廷正法,手下刀客不下三千弟兄,死伤过半,如今亦如惊弓之鸟,四处流窜。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他们三,四百人齐聚在深山的破庙里会齐,讨堂令。
二师兄发话了,朝廷要剿灭咱们,弟兄们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逃吧!逃到南方去,只有远离京城,大夥才能保命。
这帮难兄难弟一路分分合合,经数月奔波,果然来到一个山川秀美的所在。放眼望去,远离县城,只见一户两户的小山庄,弯弯曲曲一条河,流水清彻见底。这帮侉子喜不自胜,这就是我等安身立命之所。且喜背山面河有一庵,名曰:崇福寺。
人多势众,喧宾夺主,还怕人不接纳。老当家师本菩萨心肠,口中不住的念着佛号:阿弥陀佛,菩萨保佑列位施主,怎奈庵小客众,如何让列位屈身。众人齐刷刷跪倒在老当家师面前,恳请大师,容纳吾等落难之人。
老当家师佛心仁厚:阿弥陀佛!
汝等愿剃度向佛吗?众人齐声应道:吾等逃难之人,只要佛爷开恩,吾等愿剃度为僧。就这样一夜之间,崇福寺增添了两百多号僧众。
一时间寺院大兴土木,添院建屋,开山修路,改河造田,众僧人农忙时田地里劳作,农闲时习武练功,倒也佛地仙境,远离人间烟火,好一派鼎胜气象!老法师佛德仁慈,仙名远播,众多四方香客慕名而来,其间崇福寺很兴盛了一段时日,正是香火鼎盛时期。
光绪年间,江北连年大旱,庄稼颗粒无收,百姓饥寒交迫,卖儿卖女,逃荒要饭,流落四方。刚开始寺内每天清晨向灾民施粥,后来日渐不敷,僧多粥少,连僧人也难果腹,何谈施舍。
一部分僧众下山自寻出路,授武收徒谋生,吾乡前辈言:崇福寺武僧授徒,施八斗米学武半年,在胡氏宗祠堂里拜师,族中不少先辈具言曾习武术,习武之风一直延续至民国时期。
后来东乡有武师曾将自己的爱女嫁于官桥胡姓后生,父辈们年轻时爭相习武。年少时我曾见证过他们那一辈人的“三脚猫”功夫,确有些本事的也不乏其人。
言归正传,其时西乡崇福寺老当家师已年愈古稀,寺中徒弟众多,疏于约束,不乏行为不端僧徒。
竟然有偷鸡摸狗,为害乡里事情发生。他们名曰:化缘,其实就是强行索取,乡民们如不随他的愿,就张猫李狗,口出污言秽语,弄得寻常百姓人家鸡飞狗跳,附近乡民们无不怨声载道……。
一日,这帮浪蕩僧人得知,有一河北武术班子在大沙河设擂台,要以武会友。当时来到现场,只见在河边搭了一个高约一丈多擂台,书两对联左右,上联写道:“拳打南山猛虎”,下联是:“脚踏北海蛟龙”,正中横批是:“以武会友”。只听台上三棒锣响,一英俊少年鞠躬言道:“各位好汉,各位英雄,在家靠父母,出外靠朋友,有不怕死的,上台比试。”
一时台下鸦雀无声,台上少年又不断鼓励,这时候这帮游手好闲的僧人,一个个心痒难耐,跃跃欲试,其中一个小和尚一个纵步,跨上擂台,直挺挺地立在当中,口中言道:来,来,来,我愿讨教……,言犹未了,只见被台上武师飞起一脚,就见到小和尚重重地跌下擂台,引起台下看众一片唱彩。
这时候,擂台下七,八个和尚,怒目圆睁,心中不服,齐刷刷飞身上台,一个个使出平生所学,浑身解数,将武师团团围在核心。只见那武师气定神闲,不慌不忙,手脚并用,一眨时那七,八个僧人已头青脸肿,跌翻在地,引起了台下一片欢腾……。
话说这几个不争气的沙弥,不学好的和尚,一路跌跌撞撞,连滚带爬,捱到掌灯时分,方得回到崇福寺,一个个如丧家之犬,漏网之鱼,跪倒在老方丈面前。现编现演,声泪俱下,说道:有外地强人摆设擂台在大沙河畔,声言要踏平王屋山,推倒崇福寺,捉拿全寺僧人送交官府,恳求老方丈为他们做主,报仇雪恨。
老方丈思量:自己自幼出家少林寺,后因为变故,本心是想投奔九华,后来竟事与愿违,来到桐城西乡地界,本以为偏安一隅,一心向佛,功得圆满,能得脱离苦海,死后飞升极乐,岂不知凭空生出变故来,吩咐这几个:徒弟,汝等早歇,吾明日自有安排。
次日早课,膳毕,崇福寺大小僧众,上下人等,浩浩荡荡,一路向西奔擂台而来。有地方公人代草一生死文书曰:
崇福寺掌门僧:燃灯与方外高士尽平生所学,一竞高下,恐拳脚无情,性命相搏,尚有不测,互不申告,口说无凭,立此存照。
大清x年x月x日
搏击文书签毕,法师言道:方外大师,请!武师应声:请!束紧腰带束条。只见大法师盘腿打坐河床沙砾之上,双手合掌:阿弥陀佛。当见那武师,一个蹲身跃起,用尽平生气力,朝法师头顶一拳击下,这一拳怕有千斤之力。只见法师整个身体没入沙中,仅剩头颈在外,好法师!运用佛家混元真功金钟罩,护住头顶,倒让武师如手击顽石,震得他倒退了十数步。这里法师扭动身形,用轻功腾挪之法将身蹦出地面,口中:请,请,请。只见武师调整步法,腾身一跃照法师头顶,又是一拳!怎奈这一下气力却减少了大半,法师纵身移步,双手合掌:阿弥陀佛,请!武师两拳击出,已心慌气短,强作镇定,运用全身力气,照大法师头顶又是一拳。好法师!腾空跃起一丈多高,震得那武师倒退十余步倒地。这时候,倘若武师能跪倒请罪,我想燃灯大法师绝不会伤他性命。只见那武师翻身跃起,双手摆出平生狠招,鹰爪功夫!仍然大叫:来,来,来!这时候,燃灯法师已气不打一处来,心想自己平生一心向佛,苦修六十多载,岂料千年道行,毁于一旦,只见他步走八卦,身体滴溜溜转得一路风声,隔开来掌,猛地伸出右掌照武师胸脯只轻拍一掌,就见武师一口热血喷出一丈多远,顿时倒地,气绝身亡……武师的夫人伏尸痛哭,手下人撤台收摊,偃旗息鼓,拉着灵柩,打道回府……。这边燃灯法师率众弟子回到崇福寺,吩咐众僧,汝等宜速离寺,各自谋生路去吧。然后把火将寺院点着,直烧了三天三夜。只见大法师苦心经营五十年之久的崇福寺,在这场大火中顷刻化为灰烬。
可叹燃灯大法师古稀之年,泪流满面,凄凄惨惨戚戚,一步一回首地离开了他修身五十多年的禅房,一路向南而去……。留下身后的三湾河,承载着历史的苍桑,仍然在流淌……。
? 精华推荐 ?
桐城南阳叶氏进士述略
汤沟札记
【枞川风雅】东边日出西边雨
灵泉寺的钟声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lwchenxin.com/15326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称心常识网的公众号,公众号:******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