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||王薇:红丝巾

2020-10-18 00:08  阅读 2 views 次

点击上方蓝色文字关注公众号
《西北●大秦文学》2020年103期▍总868期

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
红丝巾
文/王薇
大年三十,妹妹一家驱车来我家,送我一个礼盒,打开一看,是条丝巾。浅橘红底色上,栩栩如生的两朵荷花,浅绿色荷叶 ,艳丽而不俗气,正好配我深色的冬装,温暖而高雅。我很是喜欢。
正逢隔离期,我每日去沟边锻炼,帽子口罩丝巾必备。几个月来这条丝巾温暖而贴心的陪伴着我,和我一起坚守到抗疫胜利。
我现在虽然拥有数条色彩斑斓的丝巾,有儿女买的有老伴买的,还有我自己买的,都挂在衣柜里,等着和不同的衣服搭配。
可还有一条红丝巾,虽然早就不存在了,但每每想起,会让我情感久久不能自已……
姐出嫁那天,家里来了好多客人,因为这是我家第一桩喜事,虽然大哥是姊妹五个里的老大,在部队里,年龄不够是不能结婚的。姐姐还不到22岁,婆家催着要人,无奈,“大麦没黄,小麦先黄了。”
我记得那天待了七八桌,挺热闹的,我大伯二伯叔父还有我爸坐在一起,很严肃的叮嘱姐姐:“到婆家要善待老人,照顾弟弟妹妹,脏活累活要抢着干”等等之类的话。姐也笑眯眯的说,有长辈这样叮嘱是她的福气,姐这天看来是挺高兴的。
客人送的礼物都挂在院子里的绳子上,大多是六尺一节的花棉布,围巾,袜子,手帕之类的。袜子手帕大都是邻居村里人送的,其中就有一条无比鲜艳的红丝巾挂在上面,又漂亮又耀眼。人们不约而同的打问,“那条红丝巾是谁送的礼?”我妈悄声说:“那是碎女子婆家让媒人捎的。” “真漂亮”“真好看”“真鲜艳”,人们啧啧称赞。那条红丝巾也成了搭礼绳子上的亮点。
客人走了,母亲从礼物中挑出几节花色好看的布,还有几双袜子递给姐,让放在陪嫁的箱子里,还有一方淡绿与粉色相间的毛线围巾,都放在姐明天要带到婆家的箱子里。唯独没有那条红丝巾。
姐回门那天,我还特别提醒妈把那条红丝巾给姐,母亲没吱声,我想母亲是不是觉着是我婆家给的,就应给我留着,那时我已是十二三岁的大姑娘了,爱美之心自然有的。
十月的天气人们穿上了厚点的衣服,那时没有毛衣,没有保暖衣,只有夹袄套上棉坎肩,有的同学围上围巾。母亲从包袱里把我那条旧围巾取出来了,我拿在手里抖了抖,边缘的绪都掉了,还有几处破洞。我慢条斯语的说:“妈,这围巾都成这了!”也许妈知道我想要那条红丝巾,看了我一眼,什么也没说。见母亲没吱声,我就撅着嘴拿着围巾走开。母亲始终把那条红丝巾压在柜子底下。
第二年,我十四岁,虽已是六年级学生,可我还是学校宣传队队员。六一儿童节到了,宣传队的女老师让我们宣传队队员领队,其中就有我。她说那天除了白上衣,蓝裤子,红领巾,还要用丝巾在头上扎朵花。那时候丝巾薄而轻,又不大,正好能扎朵花。丝巾少,大都是借,凑一色是奢望!只要不管新旧色泽,只要有一个都不错了。老师问我准备有困难吗,我先是摇头,随后又点头,老师笑了,“这个任务必须完成。”老师摸着我的头:“可以在亲戚邻家借,不管新旧,颜色淡点都行。”我没吱声,只是红着脸点点头。
回到家里不敢跟母亲说,心想,等到那天再说。
“六一节”那天,我穿了二哥的白衬衫,虽然旧了点,但洗得干干净净,有点大,筒进裤腰里,脖子上系着红领巾。穿着我的蓝裤子,正好合身,袖子稍长了点,折一圈,紧袖扣子正好扣紧,把马尾辫高高扎起,黑色的条绒布鞋,穿戴整齐挺精神的。我站在妈面前笑嘻嘻的问:“妈,你看咋样?” “好着呢!” 妈说。“老师还说要给头上用丝巾扎朵花呢” “隔壁会玲咋不要丝巾呢?” “我领队” “去给老师说,让别人领,咱不领!” 我知道母亲不给丝巾,再说也没用,我就撅着嘴走了。
出了家门,我想,去了咋给老师说呢!都说好了,老师能变吗?正在发愁,发现母亲扛把锄头去地里了。我藏在树背后,看母亲走远,急忙跑回家找奶奶,奶奶在家里是很有权威的,二话没说,打开柜子,从底下抽出了那条鲜艳夺目的红丝巾塞到我书包,我飞也似的向学校奔去。
我来到学校,老师老远就向我招手,“快化妆,快”,那时的化妆很简单,脸上涂上白底色,给两腮涂点红颜色,画个眉,画个眼线,涂个红嘴唇。就算把妆画好了,老师问,“丝巾呢?丝巾借到了吗!”我慢悠悠从书包里拿出丝巾。“哇!” 老师还有在场的同学异口同声,一片哗然。“这么漂亮”“太漂亮了”“太鲜艳了” “还是新的,真有你的,藏的够深的啊!没看出来!”老师边说边高兴的给我做花。一朵鲜艳无比的花朵终于戴在我的头上,老师兴奋的说,“你今天好漂亮啊!” 同学们也投来羡慕的目光,嘴里啧啧称赞,“漂亮!太漂亮了!”,我的脸火辣辣的,就像一朵盛开的红玫瑰。
老师和同学们的夸赞,使我全身充满了力量!那天我特别高兴,非常专心。走步姿势,手势动作,变换队形,我是领队,做的很到位,也许带动了队员们,我们队比赛中竟然得奖了。我还是我们班评出的三好学生,那天得了一张奖状还有一本笔记本,甭提我有多高兴了。红丝巾给了我满满的自信,那天是我一生最快乐的一天,也是我这一生最美的一天,是我过的最有意义的六一儿童节。
下午我蹦蹦跳跳跑回家,把我今天的喜悦和荣誉带回家,和家人一起分享我的快乐和幸福。
刚跨进家门,母亲在院子晾衣服,“妈”我高兴的扯开嗓子高喊。母亲看见我,板起脸,二话没说, 操起靠在墙角的扫把就朝我撇过来,我急忙闪开,她又捡起来朝我飙来,我撒腿就跑,可我丈二和尚,摸不着头脑。只听奶奶冷声冷气的说:“有气朝我来,是我给娃取的,人家学校要,你不给娃咋能行呢?”母亲听了收回扫帚回屋,低头不语。我摸摸头上的红花朵,明白了怎么回事,母亲误以为是我自己拿的,顿时只觉鼻子酸酸的,眼眶湿湿的。兴奋喜悦一下子荡然无存。
晚上当我把丝巾叠好还给母亲时,母亲冷冷的说:“都皱巴巴的,还能用吗?打算留着给你弟媳妇凑四色礼。算了,你自己围吧,反正也是你婆家给的。”
从此,这条红丝巾终于成了我的心爱之物。春秋季节,我围着红丝巾,风吹过来,像一团火,又像春秋季节里的红花朵,映衬着我红彤彤的脸,跟花朵一样美丽。只有三伏天才把它叠好放在柜子里,冬天我把它缠绕在脖颈,既好看有暖和。
结婚后,有了女儿。我把红丝巾剪成条给我闺女扎在小辫子上,鲜艳映红了稚嫩的小脸蛋,甜蜜可爱的笑容融化了做母亲的心!
几年前,外甥结婚,大家坐在一起闲聊,话语间牵出了红丝巾,我才弄清了红丝巾的来历。原来这条红丝巾是我大姑子的大姑子丈夫买的,他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大学生,毕业后分配在省城工作,他们两定婚后,他在民生大楼一眼看中这条红丝巾,鲜艳夺目,光滑柔软,握在手里心都醉了,他不惜重金买下了(一元八角),作为定情物送给了她心爱的姑娘。谁知姑娘的母亲看红丝巾漂亮高档,又添加在儿子的定婚四色礼里。送给了我的大姑子,我的婆婆见到这条红丝巾,爱不释手,舍不得给闺女围戴,又给我姐出嫁送了礼物,在那时算是很体面的礼物。要不是我奶奶拿给我,这条红丝巾还会传给我弟媳妇,弟媳的母亲或者还会给她的儿媳,不知还要传多久,最后还不知道花落谁家。
大姑子的姐夫我也称姐夫,他笑着说:“没想到我买的红丝巾会围到你的脖子上,哈哈美了你了。”我也笑了。“不是我奶给我,不知会落到谁家” ”还不都是穷惹得祸” “就是啊!看那时候人穷的” ……
我们的谈话让在坐的孩子们听见了,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,无法相信,一条小小的丝巾竟有那么离奇的故事。
在谈笑声中,我们说起过去的那些事,感慨着今天的好生活,也评判红丝巾的辉煌与没落。
岁月流逝,我们都已年过半百。后来我想,这条红丝巾不仅美了我的青春,也承载了很多很多……

作者简介王薇,网名,天蓝蓝。乾县阳峪镇人。平时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。

编辑:哪里天涯 审稿:董军娥
END
《西北 大秦文学》投稿须知
投稿作品:1、散文、诗歌、小说、书画、摄影,文责自负。20日内未接到采用通知,作者可自行处理。
2、投稿作品必须为原创首发,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。
赞赏金:赞赏金十元以下,作为本平台维护费用;十元以上,60%的赞赏金作为稿费,15日以内以微信红包形式返还给作者;投稿者需加微信FJH15909278889,以便联系。赞赏金以发稿之日起,七日内为限,七日后的赞赏金不再返还作者。
投稿邮箱:771030120@qq.com
3、凡本刊发表的作品,将择优编辑成《西北 大秦文学》期刊,不定期印刷出版。投稿作品请附作者简介及照片一张。
《西北 大秦文学》编辑室
//西北大秦编委会名单//
【顾问】:莫言 阎纲 臧永清 李星 张立 亓宏刚 董鹏生王曙光 马可非张红利 周洁 刘小峰 屈永锋 鲁建超 吴树民 郑学武
【主编】:程 海
【常务副主编】:傅建华
【副 主 编】:郭淑萍 马建党 董蛟 曾威 许海涛 杜晓旺 李筱 周海峰 卢敏 南生桥 金永辉 李瑞辉 徐文强
【责任主编】:张翠贤 张希艳 杨朝阳
【散文评论】:杨辉峰 董军娥 董平张亚兰 倪涛 郭讲用
【诗 歌】:李俊凯 槐自强 刘科 孙斌 梁雪
【小 说】:王高产 秦 悦 马从容
【古 诗 词】:董世群
【书画摄影】:亓宏涛 李瑞辉
【朗 诵】:莫 非 许莉莉
【宣传推广】:白如冰 付国强 杨 沁 陈刚伟
【法律顾问】:梁 源 杨军汉

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
【本刊声明】:
1、本刊所用图片未注明出处的均来自网络,感谢原创作者。
2、本刊所刊发文章,仅为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立场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lwchenxin.com/8502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称心常识网的公众号,公众号:******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